我一个人,在上海便利店住了23天

2022-04-13 17:04:18|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116| 评论: 0

html模版 我一个人,在上海便利店住了23天 转自公众号“外滩TheBund”(id:the-Bund) 没有床,没有淋浴,一个人守店,最后被顾客求着回家 4月1日,上海浦西封控。 李娜运营的便利店,疫情期间...

html模版我一个人,在上海便利店住了23天

转自公众号“外滩TheBund”(id:the-Bund)

没有床,没有淋浴,一个人守店,最后被顾客求着回家

4月1日,上海浦西封控。

李娜运营的便利店,疫情期间坚持不打烊,此刻也锁上了大门。

在很多人看来,这一天意味着痛苦的宅家生活的开始。但对于李娜来说,却是守店多日后,终于可以回家的日子。

李娜今年32岁,安徽淮南人,13岁那年来到上海,现在是闵行一家罗森便利店的店长。

她住的小区早在3月9号就被封闭了。为了让便利店运转下去,继续给大家提供物资,从3月9日到3月31日,她在没有床、没有淋浴的店里住了整整23天。

直到浦西全面封控,她才被顾客“求着”回家。

我们联系到她的时候,她的第一反应是“吓坏了”。

“我连小学都没毕业,我做的也是很普通的事情,怎么会有人关注到我呢?你们是不是骗子呀?”

以下是她的自述。

01

突然通知被封

再也没见过孩子

接到小区被封的消息时,我刚把儿子送回他奶奶家。

我和老公住在虹梅南路,离我工作的店不远。我们有两个孩子,小儿子才2岁,大女儿已经上小学了。为了她读书方便,孩子们平时都和奶奶住在浦江镇,不在我们身边。

3月8日是我儿子的2周岁生日,那天我把他接到家里,陪他过了个生日,第二天一早就送他回浦江镇了。想不到从那之后,我再也没见过两个孩子。

儿子生日那天家里布置的气球,现在还有一部分没收起来

送走儿子后,我像往常一样到店里上班。10点多突然接到小区通知,召回全部在外人员,开始只进不出的封闭式管理。

居委会给我打了三四个电话催我回家,但我一直走不开。当时店里有好多顾客在囤物资,大家都意识到疫情严峻,人心惶惶的。

我在这家店做了两年多,和周边小区的居民太熟悉了,就像朋友一样。不停有人给我发消息,问我便利店会不会关门,还能不能来买东西。

大家都希望我这家店能开下去。我们这里是学区,附近住了很多学生,他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要喝牛奶、要营养均衡,有的还比较挑食。其实大人倒无所谓的,主要是为孩子考虑。

我自己也是妈妈,很理解他们的感受,就想着干脆住在店里吧,能撑一天是一天,这种时候哪怕送几个三明治也是好的。

我在心里迅速盘算了一下。孩子有老人照顾,应该没什么大问题。而且女儿8岁了,她留在奶奶那里,正好还能帮奶奶做点事。

想好这些细节后,我让老公先回家,告诉他我要留下守店。他也是便利店的员工,知道这里面的利害关系,所以很支持我的决定。

居委会又一次打电话给我,我说了我的苦衷。对方很通情达理,让我把个人信息发给他们登记一下,就不再要求我回去了。

本来店里加上我有3个店员。两天后,一个小姑娘陪妈妈回老家做手术了。又过了两天,另一个大姐的小区被封了,到现在也没能出得来。从那时开始,这家店就剩下我一个人了。

02

为300人配送物资

坚持24小时营业

留在店里的生活其实和以前差不多,拣货、收银、配送……但我完全没想到顾客的需求这么大,几乎是正常情况下的3倍,我一个人渐渐有点力不从心。

疫情之前,我和老客人之间有个微信群,他们有什么想买的会提前告诉我,这样效率比较高。本来群里只有30多个人,这段时间一下子涨到300人了,很多都是被封在家里,需要送货上门的。

我们有个小程序,可以在上面下单,然后选择到店取货或是外卖到家。但最近这段时间人手不够,接不了外卖了,我就决定自己给顾客送过去。

不过,我最远也就只能送到前后左右4个小区和楼上1个小区,因为我不会骑车,只能走过去,稍微远一点我就无能为力了。

门店附近的4个小区

但其它小区人也急着买东西呀,后来我就想了个办法:每次接完小程序的单,我会开一会儿美团外卖,外卖小哥有电瓶车,配送范围更大一些。

但这样做很容易爆单,所以我只敢放开几分钟,进来两三单了,马上关掉。等周边小区的需求都满足了,再开、再接、再关。总之尽量让更多人能买到物资。

附近学生多,大家最急需的就是牛奶了。前两天有位妈妈跟我说,还好我每天都送牛奶过去,她儿子最近又长高了几公分。我听了也特别高兴,都是母亲,明白这种心情。

还有一些上班族,居家办公很辛苦,想喝现磨咖啡,知道我们店里牛奶紧缺,就会自己带着奶过来,让我帮忙做杯拿铁之类的。那种感觉特别像自己家人,不分你我的。

一开始我考虑得不周到,每天的订货量都是按照小程序和群接龙的数据来计算。结果就是,还有一些不会用手机的老人、过路的公交车司机、来社区测核酸的医务工作者,他们进店想买点吃的喝的,但我已经没货了。

最让我难受的一次,是遇到了一位在附近巡逻的警察。他来买早餐,但货架上是空的。他很失望地对我说,饿着肚子找了一大圈,就你们家店还开着,结果东西还卖完了。

看到他走出去的背影,我心里真不是滋味。后来我就知道了,订货的时候要留点余量,给这些人准备着。

我们店疫情前一直是24小时营业的,这段时间领导给我配了几个来守夜班的小男孩。偶尔实在安排不了人手了,我自己一个人在店里,宁可少睡一点,也尽量保证20小时的营业时间。

其实一个晚上也来不了几个人,但我们还是坚持要守夜,因为这时候出现的顾客一定都是有紧急需求的,比如刚下班的大白、物流司机、志愿者……他们白天很辛苦,只有在夜里才能来买点吃的。

03

收到鞋子和暖宝宝

被顾客邀请去家里洗澡

时间久了,越来越多顾客知道我住在店里,都很关心我,每天在群里嘘寒问暖的。

其实店里的生活没有大家想象得那么艰苦。吃饭是最容易解决的,我们店里有盒饭,还有饭团、三明治、寿司,好吃的可多啦!这些公司都会给我报销的。

睡觉的条件会简陋一些。我在仓库里找了几张厚纸板,地上铺一层,就算是床了。

第一天,店里的同事从家里给我拿了条毯子过来。当时天气挺暖和的,凑合凑合就睡了。没想到后来突然降温了,好在公司送的棉被及时赶到,还有很多顾客在群里问我需要什么,有人直接给我送来了暖宝宝。

洗澡是最难克服的。店里没有淋浴条件,所以我20多天没洗过一次澡,只能等每天半夜忙完了,去卫生间擦擦身体。

偶尔我会端个盆到外面洗个头,不过总觉得这样影响不好,也不大好看,都是速战速决。

到了第20天左右,楼上小区有个女孩邀请我去她家洗澡。她说自己一个人住,没什么不方便的。但我还是找各种理由拒绝了她,毕竟现在疫情严重,我每天接触那么多顾客,万一身上携带病毒,不是把人家害了吗?

可是这个女孩特别热情,反反复复来劝我。正好那天我们在做抗原自测,我看到自己的结果是阴性的,才放下心来,去她家洗了个澡。

这段时间,无论是我的顾客,还是公司的领导同事,大家都对我太好了。

有一天雨下得很大,我在外面拉车送货,穿着一双棉鞋。在水里走来走去,鞋很快就湿了,渗水得厉害。

晚上睡觉前,我在群里和客人们聊天,忍不住感叹了两句:没有换洗衣服倒没关系,但鞋子湿了是真的很难受。

很快有人给我发消息,问我的脚是几码的,要把她们家多的鞋送给我穿。

我看了她发来的照片,人家拿出来的是很好的鞋子,环亚ag88手机版。而我天天在外面跑,不想糟蹋了这么好的鞋,所以还是拒绝了。

后来我们领导听说了这件事,找了其它门店的一个同事去我家,我老公从小区墙里边把干净的鞋丢出来,同事在墙外边接应,再给我送过来。特别好玩儿,也特别感动。

当然,也不是没有过烦恼的时刻。疫情之下,大家的生活都不容易,难免有矛盾。我就曾因为劝一个顾客把口罩戴好,激怒了他,被他劈头盖脸一顿骂,还砸了我的收银台。当时我就绷不住了,当着店里好多人的面委屈地哭了。

不过大家都是站在我这边的,有的顾客情绪比我还激动,义愤填膺的,一直安慰我。群里其他人也都在帮我说话,很快我心里就舒服多了。

做服务行业,哪有不受气的呢?但这20多天,我遇到的绝大多数都是暖心的事。我觉得自己很幸运,身边每一个人都那么善良。

04

在贴封条的店里睡了一夜

被“求着”回到家

3月27日,上海宣布了新的封控政策。浦西4月1日开始要封闭4天,我们店肯定也不能开放了。

让我完全没心理准备的是,才刚3月30号,街道就提前封了。

上午10点多,有人带着封条到我店里,当时很多顾客正在买单,我赶忙和对方商量,能不能等大家买完东西再封,毕竟好多人家里都没有物资了。对方也理解这种情况,宽限了我们一段时间。

周边居民很快知道了这个消息,都想赶在闭店前最后来囤点货。我怕大家聚集感染,所以安排他们分批进来,店里人员不能过密。

等顾客都走了,我把大门锁上,去后面的仓库收拾了一会儿。没想到等我从仓库出来,前后门都被贴上了封条,大概是负责封店的人路过这里,以为我已经不在了。

当时我倒没觉得害怕,反而是想,大不了我就在店里多睡几天,不营业就是了。如果这时候回家,小区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解封,万一临时通知开店怎么办呢?

于是,我真的在贴上封条的店里又睡了一夜。

第二天醒来,顾客群炸开了锅,每个人都在劝我回家,怕我再待下去会出事。大家还纷纷晒出社区发的菜,让我不用担心,他们现在物资充足。

最后,我几乎是被群里的人“求着”回了家。

31号,我简单收拾了一下,告别了自己住了整整23个日夜的小店。离开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去医院做核酸检测,然后回到阔别已久的小区。

虽然店关了,但我们群里还是每天消息不断。经过了这些日子,大家早就变得像朋友一样了。我到家第一时间就在群里报了平安,有人牵挂的感觉很温暖。

昨天,群里有个小姑娘说自己的卫生巾用完了。我看到后,帮她联系了那个曾经邀请我去洗澡的女孩,给她送了一些过去。我突然发现,即使我不能卖东西了,我也可以通过别的途径为大家做点什么。

这些小区的居民虽然住得很近,但大多互相都不认识。而我知道他们都是谁、住在哪,我可以当作一个沟通信息的桥梁,为他们找到能提供帮助的人。

回家的这几天,不再需要每天送货,紧绷的弦一下子松了下来,最想念的就是孩子。

和他们将近一个月没见了,不知道他们长高了吗?有没有听奶奶话?儿子2周岁生日那天,我给他称了体重,21斤了,也不知道现在重了没有?

还有奶奶,老人家70多岁了,不会跟我们视频。那天街道发了菜,她不懂是怎么回事,打电话来问我:“这是要钱的吗?”我说是免费的,她才敢收下。

我只能每天一遍遍翻手机里的照片,期待疫情早日结束,全家人能团聚的那一天。


郑重声明:
本文转载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其内容与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。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有价值的信息,如采编人员采编有误或者版权原因,欢迎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核实后修改或删除。
上一篇:国资委推动央企做好今年房租减免工作
下一篇:没有了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